王云飞:发现梦想比钱更重要

王云飞 先生(北京其欣然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) 

编者语:

等慢慢其他FLASH动画团队销声匿迹,你会听到人们说其卡通运气好。而其卡通,在全国FLASH动画团队中,转型为影视动画机构确实是最成功的。多年观察,他们不光有优秀的作品,也相信他们深层次的理解了行业方向。而通过这次畅谈,我更感受到这是来自于管理者王云飞的视野,与勇于变革创新的精神,和战略投资人袁梅之间默契信任的关系,推动这样一个互补性强的团队向前走着。看完这篇报道,你会和我一样相信他们能走很远。


第一次创业失败。

王飞云接触动画开始是1998年,在读大二的他就在外面工作,在广告公司搞平面设计搞美术指导,工作时接触到FLASH。他觉得会动,就特别激动。先在PHOTOSHOP中找到做GIF动画的软件,他当时特别希望能做动画,认为做动画比较符合自己。他以前画油画、画版画,一张静幅的作品已经很难满足他想要给别人讲故事的欲望。

当时王飞云也想进动画业,觉得太难了,自己还不肯放弃当时的高薪。他说:“我如果放弃,得重新到动画公司从上线开始,所以不太愿意那样去做。”刚开始他认为挺好玩的,业余时就做做。后来逐渐对这东西产生很大感情,觉得自己就应该做这个。开始到处找软件,买了本FLASH书自学。

王飞云挺聪明,通过他爸的关系找到一些业务,分给学校同学们做,在那时候赚了一些钱。最早接喷绘的时候6000多一平,他直接买飞机票到广州喷,喷完回来就能挣几万块钱。他说:“突然间有电脑这东西出来,感觉特别恨它。它把你手艺剥夺了。”

1999年学校组织到北京考察,他来后就不想回去了,大学打工赚了有十五万,就希望自己能在北京创业。他给在北京的表姐打电话,鼓动表姐表姐夫俩人参与创业,每人投十万,三十万做出一个公司。王云飞有点完美主义,等把房子装修好,公司氛围出来,却发现没有运营资金了。现在回想,王云飞说自己那时就这么幼稚,那年他刚20岁。

公司后来主要做广告片头,电视台片头。不太顺利,顶多能维持,又特别辛苦。钱没了的时候,公司八个人,最后只剩下他一人了。一个月也只有四百块钱,每天计划房租都抛去,吃饭每天十块钱,这十块钱想着怎么花。他从小家庭条件很好,从没遇到过这种困难。第一次创业失败,前后只有一年时间。

这公司要是没了,他还想到过自杀。王云飞说:“其实很简单,我自己就把这事想得特别复杂了。我觉得把家里的钱就给弄没了,自己特别内疚,打算自己不回去了。”后来他给好友雪松写信,说自己有这想法。雪松告诉他:“你先别,你先不要去死。你先给你母亲打个电话,给你母亲说一声你要去死。”他就给母亲打了一电话,母亲说:“你回来吧。”他就回去了。回到家后,他告诉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去北京了。


想把失去的东西给捞回来。

那时候王飞云还看不到动画商业价值,他自认做广告自己很商业,对动画完全是兴趣。2000年的时候,他做了几个小作品往网上发,觉得挺好玩。那时候还在做广告,但FLASH基本都已经可以做作品了。

王飞云正好大学毕业,工作一帆风顺时。而父亲检查出了癌症,对他打击挺大。他认为,你做错了一件事情,也可能这件事会帮助你。在北京做错后,再回到大连。他拿北京的作品去大连应聘的时候,工作特好找。当时在人艺广告花了两年时间做到了副总。他可以抛掉专业,指控美术大方向,获得帮助管理公司机会。

后来他又决定离开大连,是不想给母亲增添太多麻烦。父亲的病已经是晚期,家里要买特别贵的药,母亲一面顾了保姆,一面负责做饭,还得负责他的伙食。“她给我做饭,我就会感觉特别难受。”他说,“当时在我爸病情稳固的时候,就不需要人来回背、陪护的那种。白天陪护我爸后,晚上回家做FLASH作品。”他常常做到半夜,睡三个小时四个小时,再去陪护父亲,回来再做作品。等父亲病情稳固了,他就来北京了。

除了不想给母亲增加负担。他再次来北京另外一个原因,就是北京是他沉船的地方,还是想在他沉船的地方把失去的东西给捞回来,他当时心里一直有这么一个想法。他觉得这个想法是不孝顺,是对不起。父亲的病已经成定局了,他特别想让父亲能够欣慰自己的发展,他能觉得自己儿子是有出息的。他不希望自己儿子最后也没出息,也没发展,就在家待着。

2001年第二次来北京,王飞云给母亲说自己六天找到工作。去人才市场,发现都是搞喷绘的。通过无忧网招聘到了千火广告。他当时心很浮躁,特别浮躁,因为想赚钱,特别想赚钱。现在谈起,他说自己从二十八岁的时候就不浮躁了。二十八岁的时候已经意识到赚钱和做事,是两个概念。而做事也分两个概念。一个是对自己的心情,另一个是说对别人的交代。他选择了对自己的心情。他说自己要快乐,这件事情要快乐。首先对自己负责,才能对别人负责。

不久遇到开心辞典改版在全国招标,招标人物卡通形象设计。他当时还在千火广告做美术指导。自己就去独立竞标了,中标后中央台跟他说:“你认识不认识做动画的团队,做动画的人啊?帮我们把片头给改版。”他说:“我就会做嘛。”那人说:“确定吗?”他说:“确定。”后来试着给做了两个,央视觉得挺好。

他跟千火广告艺术总监阿刚说:“公司能不能帮去牵这个线,必须有个实体跟央视签,条件是做完后分公司一半利润。我有一条件啊,所有的打车票饭票全给我报销之外呢,工资还得照开我。”当时一个月六千工资的他,等于利用公司来养自己的生活,中央台这边是不可能先付钱的,他就这样利用一个三角关系,自己在家做活。

他跟伙伴朱江在红庙租房住着。最早是四个人,他大连同学来北京就投奔那房子,两室一厅的房子,后来住了24个人。他和老朱轮着睡,他晚上不睡,眼看人都挤不下了。三维的部分是老朱做,二维全是他自己画,来投靠的同学就帮他往台里送片子,一个人做了三个半月。当拿到35万支票,王飞云兑现了承诺,千火广告老板激动不得了,他觉得王飞云肯定不会再给他钱了。

这件单子让我他对FLASH充分了解怎么跟商业对接。包括视听语言,他都是从那时候自己摸索,没上过正规学校的他,常被中央台导演说:“这块怎么没有镜头感?”他现在说起:“那会儿自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镜头感,太可怕了!”


其卡通非常草根。

后来有一台湾老板做影视后期包装公司,让他负责二维三维和影视后期三个部门的主管,顺便当美术指导。他在这里积累了很多人脉,后来很多其卡通创业伙伴都从这里带过去,包括他媳妇。他为什么把原来公司全带过来呢?因为遇到特别奇怪的老板,他只有少量的人,设备有很多。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,王云飞当时也没多考虑,就把战友朱江拉过来,自己也招来一些人。那老板是影子不出来,他就把中央台业务,广告公司业务全带来,跟那老板谈了一个分成模式,这些人都归王云飞。

但后来业务赚到钱之后,老板不给他们发工资,就只给王云飞一人开,连朱江都不给开。老板谈这个事情说:“我保证你的钱能拿到,不就行了吗?”王云飞说:“这不一样,这些人你怎么交代呢?”那时候他们团队没有周六周日也在那工作,这公司他一直没提名字,因为现在还存在。

王云飞觉得做事赚钱归赚钱,总不能用这种方法来赚钱,团队瞬间就没有了。他特别能理解,为什么来的时候这家公司人那么少。原来也有人,还有人来管他们要钱,都是王云飞帮他挡走。他们当时还以为是来找事的。“我就认为这些人,因为我招聘他们来的,我得给人交代啊”他说,“你必须得给他们开支。”后来王云飞自己的钱,和朱江的钱全给了,其他人还没给。他后来跟老板说:“如果你要这样做的话,我就把我所有的项目全带走。你什么都没有。”当时我可以给直接跟客户说,可以把支票转给另外一个新公司。当时客户其中就有北京其欣然的袁梅,那时候他们就看好王云飞了。

王云飞跟所有人说:“我要把钱给你们要回来。”告诉大家不能这样继续傻下去,一群人四个月不开支,还在干,他们一定认为,老板得把支开了才能走。他在这家公司待了六个月离开了,有几个人跟着他一块离开。

王云飞当时也想去找其欣然王总,他说自己有种感觉:“他们也想吸收我。”他当然不想被他吸收,他是希望合作。王总说:“你要不然来其欣然做嘛。”“我不想给别人打工,我想合作。我现在没钱,但我值这个钱。”他说,“你们先把这钱借给我,我跟你们合股份,我们开一家公司。我现在困难就是没有办公地点,你需要免费给我提供办公地点。”当时王总他们想一下就接受了。

其欣然为他提供了一个创业地点,就在鼓楼胡同。王云飞团队拿了40%的股份,后来这股份一直在增加。雪松、朱江、高翔等八个人,现在还有五个人。另外三个人一个上学了,一个去国外了,还有一个在重庆自己创业。2002年3月,当时这八个人就把其卡通开起来了。

开起来之后公司还是做片头包装,并不是动画。刚开公司把原来两个没做完的项目全带出来了,王云飞跟那老板说:“欠大家的这钱呢,一定要给。”新公司开了两个月,带着现在的媳妇继续去那公司要钱。也经过一些威胁,最后全拿回来了,四个月工资全给大家发了。王云飞东北人的义很重,这是很多人成员愿意跟随他的原因之一。

刚开公司的时候,王云飞用“得意忘形”来形容。他们不干别的事,男生全跟他打CS对战,女生逛街买东西打麻将。他们住在蒋雯丽楼上,蒋雯丽找上来说:“你们能不能小点声啊。”这事一星期之后,他又觉得自己是来做事的,是创业的,不是玩的。才紧接着开始制定公司计划,慢慢正式起来。他认为自己的创业过程非常草根,属于自己花钱学习,利用社会经验摸爬滚打不断充实自己。


找方向,做FLASH动画。

刚创业的时候,他自认有一件事还是看得挺准的,就是节目包装。王云飞当时给朱江说:“咱们别做节目包装,咱从小画漫画,咱做什么节目包装,咱们做动画吧?”朱江说:“咱们不做节目包装,动画多不挣钱啊。”王云飞说:“你看喷绘,我赚不赚钱?你看喷绘现在才多少钱一平啊?现在喷绘300一平,当时做都4000一平。这节目包装本来就是模式化,它没有创作力,都是扒片,拿国外片子扒。到最后肯定会便宜。”他看到节目包装越来越不好干,见客户的自主性太差,是给他人做嫁衣,也没有自己的署名,也没有对自己的承认。他们就这样开始想着,做动画吧?做动画从何开始做啊?

王云飞就跟袁梅(其欣然董事长)开始聊:“袁老师,我想做动画。”她说:“你给我分析分析啊?”王云飞就给她分析一大套,当时国内没有几家做原创的。“我们不需要太多钱,你拿钱呢,我给你一个好的回报。”后来证明他们也得到名,得到公司的发展,转型成功。他俩当时一拍即合,袁梅当时说:“你们去画画吧。”他回想起来笑说:“当时人都特别幼稚,当时人感觉可幼稚了,我跟袁老师也挺幼稚。袁老师,咱们做动画吧。”她说:“咱们做一个,你能做不?”他说:“我能做。”她说:“我没有太多钱给你投入,我就投入一点。”他说:“那也行。”王云飞当时觉得,只要能让他转型不做片头包装,他就愿意做。

但袁梅并不知道王云飞画卡通画得不错,因为他一直搞的设计。袁梅说:“咱们做一个生活题材。”后来他们一起商量定成胡同题材,王云飞做的动画设计稿让袁梅很欣赏,这样开始做了起来。王云飞说自己公司刚成立三个月就准备转型,不转型就受不了了。

因为《快乐东西》当时变化挺大,对公司来讲是八个人。这八个人也都挺神奇的,都对王云飞非常信任。他当时提出转成做FLASH动画片,大家都觉得这事不靠谱。首先都不会用FLASH,都是做3D的做片头的。怎么做动画片呢?只要是王云飞想做,朱江就支持他做。当时做的时候,他说:“这样,咱们先一起做人物设定。”都不会画,他跟朱江以前都画过漫画。画完之后给他们看。都觉得不错挺好。《快乐东西》都是王云飞自己画人设,做人设同时,教全公司的人用FLASH。用了一个月时间,包括公司财务都学会了。

当时做得很不正规,编剧写完剧本,王云飞看完之后觉得不好玩,他也挺坚信自己语文水平和东北人的幽默。他都是重新改,全都重新写。

他开始动邪念,觉得这事得用广告公司理念来操作它,把成本减到最少,他开始想如何在这里面赚钱,赚袁老师的钱。大家也都会FLASH了,他们就做了起来。为了拖时间,一个镜头都干到40多秒。最后做完了十集,袁梅看了一下说:“还不错。”他想着:“这挺好,快速做完这不就挣钱了吗?”他自豪又把一事变成一个商业。

一天雪松找到他说:“王云飞,你要知道我们现在做这件事的意义。我做的事,是因为你喜欢,我才跟你一起做。如果你是为了赚钱,你能赚到几个钱呢?有我们干广告赚得多吗?”她说完这句话,王云飞挺不高兴的。他想:“你干嘛说我啊?”他们俩就在公司里面大吵起来。雪松虽然长得秀气一个学服装设计的女生,其实挺爷们。最后两人还大打出手,雪松跑了出去。后来,王云飞晚上做了一梦,梦见自己做了一件自己特别喜欢的事,忽然就找不到方向了,特别痛苦。等醒来后,他觉得这事不能这么做,这么做违背自己良心。

王云飞认为:“我是喜欢这东西,我是那么喜欢动画。我干嘛自己给自己挖个小坑给自己埋进去。”他找袁梅说:“袁老师,我想重做这十集。”袁梅说:“钱都花了,重做这十集钱怎么办啊?”他说:“这钱我来出吧。”

王云飞决定后,雪松说:“我把我嫁妆拿出来。”最后雪松拿了十五万元嫁妆,还把自己房子车子卖了,王云飞也把刚买不久的房子卖了,投进项目把损失弥补了。这件事让袁梅挺感动的,认为自己机遇好碰到像王云飞这样的人。

整个片子已经做了三十集前期,十集成片。当时雪松也向王云飞提过说:“你让袁老师拿钱。”而王云飞说:“这事不行。”他突然又转回特别正的人了,他说到自己大学给自己起名叫:“歪马”。就是思路上,一会儿偏到这边,一会儿偏到那边。他认为自己正气在,这样做不适合。

     把这个钱重新投下去,重新做后王云飞自己挺高兴。虽然说《快乐东西》没赚到钱,《快乐东西》开始的这八个人。他回想起来:“这是一个奇迹。”当时背景就雪松一个人做,雪松做完这个就退役了,帮王云飞管理公司大大小小的事。

     王云飞谈这么多年就是不断找自己的方向的过程。雪松不是太循规蹈矩的人,朱江性格不是尖锐的性格,他不会说王云飞的过错。雪松是专门说王云飞过错的人,她是那种尖锐的性格,团队中她就是一面镜子。王云飞说:“当到每一步转折点的时候,雪松总能跳出来跟我斗,能让我思考一下,能把自己心性给拉回来。”

     当时他们做完这个改变之后,《快乐东西》坚持做到最后的时候。现在回想,认为自己那时候真是太厉害了,有种特满足感。谈到自己还会向以前那么拼命吗?“现在不敢那么做了。”他说,“那时候人太变态了,自己给自己定了一个70秒的量。我还要做动画,还得去画人物设定,做导演,还要做后期特,团队每个人都身兼数职。”

     优扬传媒副总裁邢英2003年的时候想做动画,到其卡通之后说:“歪马,你们这太享受了。你们工作都是腿搭着另外的凳子上。” 王云飞苦笑说:“邢总,你来看下啊。”他找角落坐着的老婆,按了一下她的腿,一按也没回去,原来是浮肿。邢英看了后挺感动的,她觉得当年有这样的团队去这样做事情挺难得。

     王云飞自豪的说,《快乐东西》有个大的突破,当时电视动画为什么FLASH上不了的原因。因为线抖,必须得用后期把线做不抖了。当时也没有FLASH长片,第一个就是《快乐东西》,第二个就是《喜羊羊》,还有一个叫《坏小孩》。


片做完后,为宣传着急。

     做完《快乐东西》第一部600分钟之后,对他们来说挺低迷的。公司八个人做了一年半,都觉得拼了老命做的,最后却没地方播。

     他给袁梅说:“我们得拿钱宣传啊。”袁梅说:“咱们先放这。”王云飞觉得有两点别触碰自己:第一,让我做事情,必须得付我同等的回报;第二就是,我做完这事情,必须得让观众看得到。他不能去做那种给别人当陪笔,去冒充这个、当写手、当画手,他肯定不干。

做完东西在那压着,他是绝对不干的。他宁可什么都放弃掉,也把事挣回来。

     他当时给袁梅说:“这样吧,我免费做个网站。咱们就当宣传先看看,有没有眉目。”

话放出去了,可他回来就想这个网站怎么办呢?网站找程序还得花钱,结果他买书自学,十五天就做了一个快乐东西网站。当时闪吧给他找了一个服务器,给挂上。

当时人都说那网站没啥用,而王云飞说这网站太有用了。这网站为后来公司招聘了一批精英,就是觉得网站做得很好玩,也通过各渠道了解其卡通。通过这网站,04年上半年北京电视台找到他们想买《快乐东西》,搁了小一年这才算卖出去。北京台打电话过来说:“你们这个片子卖多少钱?”他说:“别跟我谈,你跟负责的人谈吧。”他那负责人问:“你们片子卖多少钱?”那人说:“你买不起。”最后,卖的价钱在当时国内动画算很高了。北京台播了之后,效果很好,收视率也高。

这是第一个转折点。做完600分钟后,王云飞觉得自己刚踏入了动画的门槛,仅仅是踏到大门槛。之前不叫动画,叫玩。“再白痴的人,只要有信念只要坚持,肯定做成这件事。”他说,“反过来看,别人8个人能做600分钟的片子吗?”

    还没等做第二部,王云飞就开始招人了。“袁老师她从商业角度,她在观望一下再投啊。但我太实在了,我没等她观望,我人先招来了。”他说,“那时候没活了,怎么办?我当时就想,这不行。我得再重新发挥我在广告公司的能力去找活吧。”当时他想做彩信,正好培训新员工,他们是打了鸡血的热情。他决定做彩信,而大家都觉得彩信那破玩意什么东西。他发挥原来广告公司那套精神,让客户充分信任。包括火神做彩信,也都是他来审。我让他聘。当时做了几千条彩信。做完后赚了32万。而这些新人也培养出来了,通过彩信磨合了四个月。这时其卡通已经扩展到了19个人。


公司转折,差点就不做了

    开公司防不慎防,对他打击无数。04年6月核心团队朱江离职,(朱江09年才又回来。)当时因为他们两老婆之间的矛盾,他们两人都得偷偷见面,他现在回想起来都很小孩。最后王云飞给了朱江一笔钱,让他自由发展去了。他们因为太熟了,一个眼神就知道该做什么事情,关系太默契。所以朱江走了,对王云飞打击特别大,自己要孤军奋战了,没有一个发小跟他一起商量,还剩下雪松。

    他跟雪松开始构想怎么管理公司。这批人进来之后,彩信赚到了钱。王云飞就给大家开了一个会,宣布两个事:第一,他跟现在老婆谈恋爱了;第二,要让她离开公司。他老婆当时是执行导演,公司那帮小孩全是她教的。他们特别舍不得她,他们说:“这没事啊。”王云飞说不行,他受不了。他跟自己老婆说,你看你选择吧?你想要工作呢?还是想跟我在一起谈恋爱呢?她说:“我还是选择跟你谈恋爱吧,我不要这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 第二个转折点,王云飞认为自己品牌对外推广手段比较特殊。当时赚到这32万,王云飞跟大家说:“我闲不住了,我要做原创。你们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做?”当时做了三部片子影响很大,《刺青》 、《角色》 、《黑天使》 。当时给别人感觉,就是其卡通疯了,有神经错乱了。认为敢这样做,公司不盈利做来玩,在互联网上白给人看,神经病。但这三个片子影响了一批梦想做原创的人,燃起这个火焰来。这块其实为其卡通无形带来特别多的品牌价值,王云飞说:“意外。”

    被问及当时没想做个样片,再去拉投资?他回答:“我太急了,等不了。我就想要最终的结果。”他不喜欢拿着样片到处拉投资,但是他说现在喜欢了。

再一个转折,对他打击是非常大的,差点就不做了。08年,其卡通公司到了200人。王云飞说自己太贪婪了,他太想迅速转弯了。他到现在一直认为,到转弯点的时候,只要抓住它,在中国一定能转过这个弯。他也不希望什么行业大走向,包括现在其卡通在业内,在文化局承不承认什么的。他不希望通过这种途径,让人慢慢了解。

王云飞还是希望能够在转折点的时候,自己能转过去,姿态会不一样,别人对你的认可都会不一样。王云飞现在一直在往前跑,不停往前跑,跑的过程中觉得这个赛道不适合他,就不停的换赛道。他为什么要从FLASH转到无纸,因为他觉得FLASH这东西太低档,要想把它做成一个公司赖以生存的东西,公司的含金量上不来。

换无纸的时候,他给奥美做了一些艺术片,马上就认识到传统的弱势。从2008年年初,其卡通组建了一个二维有纸团队,一个无纸团队。有纸团队运作四个月,王云飞就给它停掉了。他觉得这条赛道不适合自己,马上就停掉它。

无纸团队走了近一年。他觉得必须发展自己原来的长项,将二维三维结合。《奥运在我家》项目就直接翻盘,来了解三维的技术。这条赛道上,他也觉得控制流程上,二维的人很难应付。“你要跟他,从这个上游到中期制作,再到后期,每一个人都得有创造力。”他说,“你都得哄着他,这么大个剧组你不可能哄着每个人啊。”所以他决定又转到三维赛道。

王云飞认为自己公司有能力,三十多四十多前期的人跟他在一起,又有信任,又有技术,又有经验,就一起来做个流水线吧。他设计了一台庞大的‘机器’,全都设定好了后,就开始雇人做生产。“你坏了,我机器修一修就行。不需要你去给我创作上修改,我都定好方向,三维就可以达到这个。”他说,“到后期,我再领着这些精英把毛病修改了,就完事了。”他现在觉得这条赛道挺适合自己的。无纸他们也没扔,这些员工都会无纸。对于其卡通来讲,这些人都要身兼数职,这是王云飞的财富。

     在2008年,其卡通养那么多的人,王云飞说自己实在养活不起,真的养活不起。那段时间,他每一天任务是把这些人吃饭的钱拿到,现在回想都觉得特别可怕。北京台那时说:“其卡通你太可怕了,我们再大项目东西,扔到你这瞬间就没了。”那时其卡通在北京算最大的动画制作机构了。

     别人感觉其卡通这一下就要飞腾了,其实没想到其卡通砰一下就卡住了。卡住之后对王云飞来说,打击非常大。2009年其卡通亏了几百万,为什么雇200多人呢?因为那年其卡通流水有1000多万。王云飞就想自己不要赚钱,自己就要做出这事,期望之后肯定会有钱赚。但是他没想到过程是这样的,中间会有那么多的事情出现,包括投资方出现资金问题,给他打击非常大的。王云飞还总结自己的原因,比如《奇异家族》(神秘世界历险记前身),他不满意的剧本就拒拍。因为《奇异家族》的转折很大,他自己写剧本,写了四遍剧本,四个不一样的故事。最后,王云飞还得面对大幅裁员,其实不用自己亲自去说,但他坚持自己对每一位员工当面给个交代。一一交代后,王云飞会偷偷在一边哭,那种痛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 2010年初,王云飞突然有一个想法,为《奇异家族》找到一个方向。他想把自然做成一个家族,这个家族里面是没有人类的。因为人的自私贪婪,很早被自然之神分离出这个家族。有个桃花源这个地方,一个小孩因为她的贪婪自私,就进入这个地方。而这个世界呢,是王云飞一直的梦想,包括奇花异草。在他最悲观的时候,找到这个感觉了。他坚信这故事做出来肯定非常好看。1000多万对于三维动画来讲是个低投资。属于一个不高的投资。《奇异家族》还是老样子,王云飞不需要出全资金,只需要找人,找优扬,找北京台,找中央台。有一个故事,让他自己上厕所都在想这个故事,他觉得这故事一定是好故事。

     袁梅告诉王云飞:“这最后相信你一回,咱们再投资,相对你得吃苦了。”因为王云飞把钱都花没了,得把他现在的房子和车拿给袁梅做抵押。他回家跟老婆商量,在公司一分钱都没有情况下,把家里资产现金垫了进来。其实袁梅对王云飞信心太大了,近十年来,他们从不可能做到可能,做到这么牛,袁梅自己根本就没想到。

     其卡通还运作了一个自投项目《钢仔特工队》,跟央视合作的。后来央视全资买下来这部片,王云飞等于是给他们做。很现实,为赚钱。

     在98年王云飞跟雪松在一个画班的时候,有一天在公园里买了只烧鸡,买了瓶啤酒,两人对饮。他就跟她说:“我以后就要赚钱。”她说:“行,咱们一起赚钱。”

想赚钱,可后来发现梦想比钱更重要。他自己还是觉得很可惜,2008年时候,经历那么多事,公司一百人是个坎,两百人就是个大坎。但现在其卡通管理五六十或一百的团队太轻松了。那个坎的时候,王云飞就想:“放弃吧,别做了。”后来他还是觉得梦想很重要,他认为人这一辈子,金钱、人际关系都是浮云,都是面子上的东西。最重要的是,你一生做了什么事,一生好不好玩,一生是不是有很多转折,转机。别人不敢做的事,你去做了。王云飞觉得,这是他的人生财富。(完)

(采访时间:2011年)

类似文章